1. 首页
  2. 杂谈

口罩理性涨价,但绝不是发国难财!!!

口罩理性涨价,但绝不是发国难财!!!

今天这篇文章感觉会被骂,已经有预感又要掉粉了。

最近过年这段时间,口罩在一夜之间脱销,据传凡是中国人能到达的地方,口罩全被国人给买走了,即便是这样,还是无法满足国人对口罩的需求。

在农历新年前京东上面 3M 和霍尼韦尔的口罩还能显示过年后发货,现在都已经改成已下架了。

亚马逊国际经无法找到医用口罩相关产品。

稀缺?

武汉这次的疫情爆发正好赶上了中国的传统春节,大多数工厂要么是已经放假了,要么是准备放假。

突然爆发出的疫情导致了大量的国民哄抢口罩。

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和 N95 或者是 KN95 的口罩,基本上是上架秒光。

一般情况下电商平台都会囤一点货,具体会囤积多少小编不清楚。

但有件事小编记得很清楚,武汉的消息刚传出来的时候,京东的囤货大约在半个上午左右的时间里 N95 和 KN95 的口罩就被抢购一空,第二天京东紧急调货,又上架了一批口罩,同样没有活过半天时间。

虽然京东和淘宝声明口罩不涨价,但是很多第三方的商家也在同样是把口罩的价格提起来了在出售。

同时也有很多线下的药店也在高价出售。

发国难财?

近期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也多次宣称,从重查处口罩大幅涨价行为,并且给大家公布了举报电话。

同时线下执法人员抽检药店口罩、消毒类医药用品是否存在违规涨价。

当然还有广大的群众监督,很多朋友见到市场上存在高价口罩,直接录制小视频上传到快手或者抖音这种短视频平台。

平心而论

这件事情我们静下来,思考一下,是否口罩涨价就是在发国难财?

昨天小编看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经济学的案例,给大家分享一下:

以下案例来源「薛兆丰的经济学讲义」

几年前,美国的「卡特琳娜」飓风造成了密西西比河附近大规模断电。电视台播出这个消息后,有个人就想借这个机会赚点钱。他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买了 19 台发电机,又租了一辆大卡车,开了 1000 多公里的路程,成肯塔基开到了密西西比。

当时很多的居民都迫切的需要发电机,这个到达之后,就将发电机以双倍的价格出售。但就在这时,警察出现了。警察认为,此人违反了当地所谓的反价格欺诈条例,在谋取暴利,就把他抓了起来,那 19 台发电机也被没收了。这个人在监狱里待了 4 天后被放了出来,而那 19 台发电机,被扣押在了正*府的仓库里。

美国广播公司的一个节目报道了这个事件。节目的主持人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到底是想要发国难财的人能帮助居民,还是把发电机扣押在正*府仓库里的警察能帮助居民?是谁对居民造成了伤害?当他采访那些居民时,居民都说,「我们要的是发电机,我们要电,我们要食物」。

这个节目的主持人又跑到大街上问大家:「发国难财对不对」,所有人都告诉他:「发国难财是不对的」。

我们会很自然的认为发国难财是不对的,但是如果不发国难财,我们怎么能让别人跑 1000 多公里路,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买那么多发电机,送到人们需要的地方呢?在风平浪静时,人们觉得一切都可以接受,一旦有了具体的事例,价格的作用就被忽视了。

接着,主持人又去采访了三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问他们发国难财到底对不对。

这三位经济学家,一位是 1992 年获得诺贝尔奖的加里·贝尔克,他说发国难财是增加供给的最好办法,当然应该鼓励。第二位经济学家是 2002 年诺奖得主弗农·史密斯,他说发国难财是好事。第三位经济学家是大家都熟悉的 1976 年的诺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他说:「这些发国难财的人,是在救别人的命,他们应该得到一个奖章,而不是得到惩罚」。

这就是哈耶克所说的只是。不是科学知识的知识,而是关于谁在什么地方、愿意以什么样的代价、购买什么样的商品的具体信息。如果人们阻止别人发国难财,阻止别人用高价出售紧缺商品的话,那这些人就不会以实际行动利用这些知识了。阻止发国难财的直接后果,就是剥夺了遭受灾害的人的选择。

价格不是请客吃饭,价格永远起调节的作用

当然,我们目前遇到的口罩脱销和上面这个案例还不一样,上面这个案例是还能从其他地方找到货源,个体只是从其他地方找到货源将货物运到需求地进行涨价销售。

目前我们国内的情况是,国家已经接手了很多有资质的口罩生产厂商,这些资源会优先供给医院或者相关医疗机构使用,真正能流出市场的货源很少很少。

而一个口罩生产流程大致如下:

原材料采购 –> 工厂加工生产 –> 批发零售 –> 线下或者线上渠道 –> 终端消费者

因为过年前的紧急大量采购原材料导致部分原材料价格暴涨,同时又是在春节期间疫情的爆发,很多工厂为了开工都是选择给工人开 3 ~ 4 倍的薪水请工人回来加班加点的进行生产活动。

有的工厂为了应对这次疫情,紧急购买了几台生产机器,以 4 倍工资召回了多位员工回厂,保持超负荷工作,工人三班倒。

同时物流行业很多公司也已经放假了,同样是过年期间,人手本来就短缺,而且过年期间上班最少是要给员工开 3 倍薪水,如果工作强度大还需要继续加钱,同时,春节期间工作的员工都在承担着疫情感染的风险。

普通的民众是响应国家号召,都蹲在家里进行隔离防范,但是上面说的那些员工,每天都要出门工作,无形之中是增加了感染的风险。

就在这种情况下,国家还要求终端销售的口罩的不得涨价,可以看下上面口罩从原材料采购到终端销售的流程,整个流程中,所有的节点成本都在上涨,如果不涨价,对于很多公司意味着都是赔本买卖。

可能对于大型企业来讲,这些成本是可以 hold 住的,特殊时期,特殊对待,但是很有可能对于一些中小型企业来讲,这样的成本是无法承担的,不涨价就意味着关门。

现在很多药店已经停止了卖口罩等相关用品,因为厂商生产面临的种种成本上涨不得不提高口罩的批发价格,而国家又不允许口罩涨价。

这就导致有的药店如果按照以前的价格出售会面临亏损的问题,同时如果他们私自涨价的话可能会面临国家严重处罚,权衡利弊后已经有药店做出不卖口罩的决定。

这就和上面的那个案例很相似了,当维持平价的时候市场上是没有货物的,那么这个价格有和没有又有什么区别?

我们可以要求药店还维持之前的利润空间,或者没有利润进行售卖,但是,绝对不能让药店亏钱在卖,这样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让整个市场都没有口罩可供销售。

基于这样的考量,很多人认为应该放开管制,允许市场适当的涨价来调节供需关系。

因为之前口罩的价格比较便宜,通常 2 ~ 3 个人就可以对一家药店清盘。

当价格上涨之后,很多人会因为价格的原因不再恶意囤积商品,让真正有需求的人买到自己需要的商品。

个人观点

小编个人认为,应该容忍厂商和终端销售适当的涨价,让真正在当前这种关键时期超负荷工作的厂商、工人得到应有的报酬。

而不是一刀切下来所有的价格都不允许动,这样只会让很多厂商望而却步,本来可以开工生产的也不会再这个情况下组织工人开工从事生产活动。

但是对于那种投机商人,趁机囤货,暴涨十倍几十倍销售的商家,进行严厉的打击,这样的商家才是真的趁机发国难财,应该被全民监督举报重罚。

短期内口罩的问题其实很难解决,但随着疫情传染速度下降,工厂工人年后陆续到位后,口罩的需求会慢慢被解决,我们毕竟是叫「世界工厂」,高峰期口罩最大产能是每天 2000 多万只,所以各位其实没必要囤货,等到年后恢复生产了,产量提上来了自然价格会掉下来。

转载声明:本博客由极客挖掘机创作,采用 CC BY 3.0 CN 许可协议。可自由转载、引用,但需署名作者且注明文章出处。如转载至微信公众号,请在文末添加作者公众号二维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